货币政策:常见的操作目标

外汇进阶 6年前 (2015) admin
0 0

各国中央银行通常采用的操作目标主要有:短期利率、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基础货币等。

  (一)短期利率

  短期利率通常指市场利率,即能够反映市场资金供求状况、变动灵活的利率。它是影响社会的货币需求与货币供给、银行信贷总量的一个重要指标,也是中央银行用以控制货币供应量、调节市场货币供求、实现货币政策目标的一个重要的政策性指标,如西方国家中央银行的贴现率、伦敦同业拆放利率等。由于利率有不同的期限结构,而且同一期限的不同资产又有不同的利率,作为操作目标,中央银行通常只能选用其中一种利率。过去美国联储主要采用国库券利率,近年来转为采用联邦基金利率。日本采用的是银行同业拆借利率,英国的情况较特殊,英格兰银行的长、短期利率均以一组利率为标准,其用作操作目标的短期利率有:隔夜拆借利率,三个月期的银行拆借利率,三个月期的国库券利率;用作中间目标的长期利率有:五年公债利率、十年公债利率、二十年公债利率。

  (二)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

  中央银行以准备金作为货币政策的操作目标,其主要原因是,无论中央银行运用何种政策工具,都会先行改变商业银行的准备金,然后对中间目标和最终目标产生影响。因此可以说变动准备金是货币政策传导的必经之路,由于商业银行准备金越多,银行贷款与投资的能力就越大,从而派生存款和货币供应量也就越多。因此,银行准备金增加被认为是货币市场银根放松,准备金减少则意味着市场银根紧缩。
  但准备金在准确性方面的缺点有如利率。作为内生变量,准备金与需求负值相关。借贷需求上升,银行体系便减少准备金以扩张信贷;反之则增加准备金而缩减信贷。作为政策变量,准备金与需求正值相关。中央银行要抑制需求,一定会设法减少商业银行的准备金。因而准备金作为金融指标也有误导中央银行的缺点。
  以准备金为指标还有一个选择何种准备金的问题,因为准备金有各种不同的计量口径。以美国为例,虽然货币主义者普遍认为,总准备金(会员银行的存款准备金总量包括联储存款、库存现金与联储借款)是对货币供应量的最佳“控制器”,但联储对此持怀疑态度。从1979 年10 月至1982 年夏,联储采用的指标一直是非借入准备金(准备金总量减去向联储借入部分,也称自有准备金)。1982 年夏末,联储采取新的步骤,改以借入准备金为指标。

  (三)基础货币

  基础货币是中央银行经常使用的一个操作指标,也常被称为“强力货币”或“高能货币”。从基础货币的计量范围来看,它是商业银行准备金和流通中通货的总和,包括商业银行在中央银行的存款、银行库存现金、向中央银行借款、社会公众持有的现金等。通货与准备金之间的转换不改变基础货币总量,基础货币的变化来自那些提高或降低基础货币的因素。
  中央银行有时还运用“已调整基础货币”这一指标,或者称为扩张的基础货币,它是针对法定准备的变化调整后的基础货币。单凭基础货币总量的变化还无法说明和衡量货币政策,必须对基础货币的内部构成加以考虑。因为:(1)在基础货币总量不变的条件下,如果法定准备率下降,银行法定准备减少而超额准备增加,这时的货币政策仍呈扩张性;(2)若存款从准备比率高的存款机构转到准备比率较低的存款机构,即使中央银行没有降低准备比率,但平均准备比率也会有某种程度的降低,这就必须对基础货币进行调整。具体做法是,假定法定准备比率已下降,放出1 亿元的法定准备金,这1 亿元就要加到基础货币上,从而得到已调整的基础货币。
  多数学者公认基础货币是较理想的操作目标。因为基础货币是中央银行的负债,中央银行对已发行的现金和它持有的存款准备金都掌握着相当及
时的信息,因此中央银行对基础货币是能够直接控制的。基础货币比银行准备金更为有利,因为它考虑到社会公众的通货持有量,而准备金却忽略了这一重要因素。
  由于货币供应量是基础货币与货币乘数(m)之积,如果m 是常数,货币供应量的变动就不过是基础货币变动的反映,货币供应的增长率将等于基础货币的增长率。换言之,中央银行对基础货币的控制也就是对货币供应量的控制,中央银行就有能力使货币供应量稳定地按一定的百分比增长。
  但国外的研究表明m 并不是一个常数。在不同的时期,货币乘数经常出现明显的波动,并且波动的幅度很不平稳,这就使中央银行难以预测和把握。即使中央银行能够预测的话,由于乘数的放大作用,一点小小的误差就足以使货币供应量远离中央银行预定的目标。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admin 发表于 2015年10月12日 上午 6:10。
转载请注明:货币政策:常见的操作目标 | 每日外汇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