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大大寄给全球市场的一封信

汇商资讯 6年前 (2015) admin
0 0

习近平主席今天正式展开访美之行,从习主席在西雅图发表的第一次演讲来看,内容大多来自此前《华尔街日报》的书面专访,可以预见的是,习主席的整个美国之行都将围绕这篇专访的基调展开。本文将结合习大大在西雅图的演讲,重新审视这封习大大寄给全球市场的信。

问答永远是最有效的沟通方式,但对想了解中国政策的人来说,除了每年两会上的总理答记者问,很少有机会直接向中国的最高决策层提问。正因如此,习近平主席在《华尔街日报》的书面问答才显得格外令人关注。国家领导人接受外媒书面采访不是第一次,但这次不一样。胡锦涛主席和习近平主席都曾接受过外媒的书面采访,最近的一次是2013年习近平主席访问拉美前接受拉美三家媒体的联合专访。但不管从形式还是内容上看,这次都有不一样的亮点。
首先,采访者的身份不一样。近几次国家领导人接受专访都是选择发展中国家的媒体或者相对友好的发达国家媒体,这次选择的是美国的《华尔街日报》(以下简称WSJ)。WSJ显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友好媒体”,甚至可以说是经常指责中国的“麻烦媒体”。2012年习近平主席在担任副主席时曾接受过美国《华盛顿邮报》的专访,但WSJ的分量显然更重,也更特殊。
其次,采访的内容不一样。过去的领导人专访更多的是“以我为主”,从问题的设置上看更像是我方的立场宣示,重点在“说”,而不是“答”。但这次的内容显然更像是问答,所有问题都尽量保持了原汁原味的WSJ风格,针锋相对,毫不躲闪。习大大甚至以国家主席的身份罕见的直接谈起了股市、汇率等热点,回应了全球市场最关心的问题。
这是一次充满干货的真正意义上的“问答”,结合习主席在西雅图的第一次演讲,习主席此行的政策信号已经愈发明朗。
1、对外战略:从韬光养晦到有所作为。过去中国还不那么强大的时候,外国人最关心的是中国经济,因为他们要从中国获取经济利益。现在中国愈发强大的时候,外国人首先关心的是中国的政治与外交,因为他们担心中国的崛起会威胁他们的利益。WSJ一开始的两个问题充分反映了这种心态。
从习主席的回应来看,中国的开放战略不会因为国际上的阻力而转型,过去我们是规则的接受者,被指责是国际公共品的free rider,但以后中国会更多的“参与和引领国际经济合作竞争新优势”(三中全会原话)。值得一提的是,这次习主席并没有提一带一路,但强调了亚投行,得金融者得天下,多边金融合作可能才是下阶段的重点。
2、经济增长:十三五目标可能定在7%。习主席这次专访的一大亮点是数据说话,提到了很多有价值的数字,其中最值得关注的就是关于经济增长的表述。“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保持7%左右的增长速度就可以做到。”
从现在到2020年恰好是十三五时期,之前市场对于十三五增长目标定6.5%还是7%有争议,因为按照更通行的估算方法,实际上十三五只要保持6.6%左右的速度就可以达成小康目标,现在表述为7%似乎已经为下个月即将公布的目标定了调。
不过,即便十三五目标定7%,也和过去的目标有很大区别。过去的实际增速都远高于五年规划的目标,失去了“锚”的意义,十三五的实际增速可能会在目标上下波动,目标将更多的发挥调控之“锚”的作用。
3、汇率改革:人民币不会持续贬值,不会放弃资本账户开放。人民币汇率和资本账户开放是国际战略中绕不过的问题。从8月11号汇改之后,人民币汇率急剧贬值,一季度接近5%,超过了央行所说的3%的高估幅度。
随后的迹象表明,央行重新对汇率进行了干预,包括中间价和直接数量干预,8月外汇储备单月就耗费了900多亿美元。
短期来看,汇率得以稳定甚至升值,中国政府显示了对人民币汇率的绝对控制力。尽管外汇储备的耗费并不是好消息,但从习主席的回应来看,下一步中国不会因为汇率贬值的担心而放弃资本账户开放和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
预计下一步可能的策略是:在汇率贬值压力较大时,继续通过必要的干预继续维持汇率短期稳定,包括中间价干预、数量干预和加强资本管制,而如果干预的成本太高,超过了稳定汇率的收益,央行可能再次允许汇率一次性贬值,使人民币汇率呈现台阶式变化。
而在汇率趋于稳定时,资本账户开放将有序加快,继续为长期内的人民币国际化目标服务。
需注意的是,这种开放是双向的,不仅要鼓励资本走出去,还会继续吸引资本进入中国,一是资本市场的证券投资,近期债券和股票市场的开放都有新动作;二是服务业的直接投资,在最高标准的中美BIT的撬动之下,金融医疗教育等服务业开放有望破局。
4、资本市场:不能神化,也不能妖魔化。习主席在这次专访中罕见的直接谈及了股市,相对于市场过去的猜测,习主席对于股市的立场似乎更加中性。
一方面,政府不会把资本市场继续神化,不会指望资本市场解决所有问题。在提及市场异常波动的原因时,习主席首先提到的是前期上涨过高过快,而上涨过高过快也和政策层面的默许甚至支持有很大关系,未来中央不会再容许出现类似的非理性繁荣。一旦出现,一定有风险提示性的措施出台。
另一方面,政府也不会像市场想象的那样把资本市场妖魔化,发展资本市场的态度“不会因为这次股市波动而改变”。下一步资本市场依然是金融改革乃至整个改革框架中最重要的一环。市场稳定时,中央不会干预,而是把重点放在加快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制度建设,加强投资者权益保护,金融反腐的力度会越来越大。
市场异常波动时,中央也绝不会坐视不理,适当的干预是必要的,“境外成熟市场也采取过类似做法”。那么问题来了,现在市场处于什么阶段?习主席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案:“中国股市已经进入自我修复和调整阶段”。
原文摘自:环球老虎财经

免责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所述内容仅代表文章原作者的个人观点和实录。所写文章的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信息未经证实,对该文所写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及图片的真实性、有效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有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kf@waihuitv.com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admin 发表于 2015-10-24 21:45:52。
转载请注明:习大大寄给全球市场的一封信 | 每日外汇网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